韶零

开学快两周了才有了上课的实感

# 什么都不会
# 我爱数学,哈哈,哈哈哈哈

# 非自然死亡
半天时间一口气追完

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“在群体变幻不定的特征后面,一些稳固的东西,即种族禀性,将沉淀下来,严格限制着民族的动摇范围,支配着种种偶然因素。”

一个无法挣脱的套子,如玻璃罩中的跳蚤。

这本书中更多的展现如上所示,大部分对群体与民族表现出消极悲观的一面。作为群体心理学的开山鼻祖,勒庞,这位19世纪末期的法国学者,论及群体心理时面前摆着的是稍显雏形的工人运动,方过去二十余年的巴黎公社,以及百年前的法国大革命。这些材料无疑对他的态度和研究造成了巨大的影响。

抛开书中对待民族、性别、阶级差异时透露出的精英式养尊处优的优越态度,只讨论纯粹的群体心理问题,那么1896年的声音在8012年依旧能够激起大浪。没有哪个过去时代的舆...

自我世界构筑 · 孤独之辱

发布了长文章:自我世界构筑 · 孤独之辱

点击查看

穿林撷英

发布了长文章:穿林撷英

点击查看

流水:

暴躁的时候先扇自己一个巴掌

自我世界构筑 · 她她

一个相信唯美主义的人,或许现在还是,将来依旧会是。

永恒与悲剧,唯美主义最鲜明的主题,完满与现实的割裂,我以身证

我保有对永恒的狂热信仰以及对悲剧的无条件崇拜,厌恶也欣赏一切敏感别扭古怪的小心思,再把它们当做美与艺术而记录并借此维生。

但定格的唯美主义确实就是一种假面,非现实的思维,非生活的意识,我对它们的猛烈批判正如同我对现代性伪饰的一切现实之批判,我对它们的拒斥绝不少于我对现代虚拟技术的拒斥。

所以我的脑海里永远战火纷飞,王尔德的夜莺被鲁迅无情掐死,伍尔夫用一只蜗牛搞砸济慈歌颂的永恒星空,柏拉图理想城邦的讲坛上海德格尔大谈特谈形而上学的毁灭,疯癫的尼采指着围炉旁的叔本华破口大骂,徐...

LOFTER和公众号轮着坏,挺好的

万水千山愿漂泊
梦里寻过不识我

人生天地间,忽如远行客
© 韶零 | Powered by LOFTER